文史资料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文史资料
 
县境洲、圩之始
来源:文史资料 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08  点击次数:

 吴朝晴

“不尽长江滚滚来”。上源沱沱河出自青海省西南边境唐古拉山脉各拉丹冬雪山,流经西藏、四川、云南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苏等省区,在上海市人东海。全长6,300公里,流域面积180余万平方公里。自湖北省宜昌市以上为上游,水急滩多;宜昌至江西省湖口间为中游,曲流发达,多湖泊;湖口以下为下游,江宽水深。

枞阳县地处长江下游北岸,南部濒临大江,江水流经县境长达72公里。且内连湖泊,东有陈瑶湖、枫沙湖,中有白荡湖、羹脍赛湖和神灵赛湖,西有白兔湖、菜子湖等星罗棋布。水道纵横,港湾交错,堪称水乡泽国。

江心洲出水

长江经安庆,过新河口,水向北转,迂回激荡后,汇菜子湖之水,乘势而东;自画山新开沟和对岸贵池两河口起,江面浩瀚;东去老洲头和贵池五步沟起,南北诸湖和河流之水入江,岸阔潮平;再顺流铜陵大通东去。在这一江段内,流速平缓,水面宽广,随着历史岁月,河床中积沙而成的江心洲逐渐形成。现以江心洲出水时间追溯其源。

和悦洲于元朝(1271—1368)年间出水。原名荷叶洲,相传清朝彭玉麟将其改名和悦洲。由于荷叶洲出现,地近大通境界,这对洲的产权归属问题,在清朝年间曾经历了一场官司。铜陵县声称应按自然地理形势,当归属于铜陵。原桐城县指出,荷叶洲出水,是因为有藕(藕字谐音)山存在,藕与叶是根枝相连,既有藕山就有荷叶洲,理所当然应归于桐城。结果,这一讼事,直到1921年,由铜陵县政府报请省府批准,将贴补洲土地收归国有,地租收入充作公产宣告终结。从此,官方每年派员驻和悦洲坐收该项补贴。和悦洲仍归属铜陵县。

铁板洲于明朝(1368—1661)时期出水。同时出水的还有现属安庆市的罗塘洲。铁板洲的形成,开始首起一墩,柘树丛生,因名柘树墩。后来沙洲逐渐扩展,于是洲民相聚,结屋而居,垦荒而食,并挑土筑堤以防水。相传明朝崇祯年间,赐封柘树墩之地,为相国何如宠(1569—1642)夫人的菜园地。清朝乾隆(1736—1795)年间,铜板洲相继露出水面。民国6年(1917)玉板洲出水成洲。现铁板、铜板、玉板等三洲已连成一片。解放初设铁洲、新铜两乡。1956年合并为铁铜乡。后几经撤并,现仍为铁铜乡。

长沙洲于明朝嘉靖年间(1522—1566)出水。早在五代后周显德五年(958),当时地处江南南唐,献舒、庐、蕲、黄等四州与后周,拟划大江为界,便用木鹅浮在江中,随其所至沙洲定南北,并命沙洲为木鹅洲。现长沙、凤仪等洲的沙洲水影,即当年的木鹅洲。长沙洲原名崇文洲,出水后,相继有木排洲(原名木鹅、后名木筏)、新洲露出水面。清朝道光二年(1822),桐城知县廖大闻为增加县培文书院的经费,购置崇文洲产权。道光二十五年(1845),知县史炳荣将崇文洲租息改定成8股,拨4股仍给培文书院作膏火之资,以4股于汤沟镇筹建丰乐书院。现在,长沙洲与木排洲、新洲连成一片,洲的西北江面附新长洲。时至明朝后期,凤凰等洲陆续露出水面,先后垦荒成洲。民国11年(1922)3月间,凤凰洲南有7艘运载瓷碗木船因暴风沉没。由于沉船横流,很快淤积泥沙,于民国30年出水,称碗船洲。现在,凤凰洲与汆水洲(原名麒麟)、奎文洲、野鸭洲、习艺洲连成一片,称凤仪洲,洲的东南江面附碗船洲和泥洲。长沙、凤仪两洲隔中大江相望,相传道光末年(1850),江水落汛时,中江可徒步相涉。长沙洲与凤仪洲于1952年曾设长凤乡,现以长沙洲为长沙乡,凤仪洲为凤仪乡。

民国25年(1936)10月,贵池县大兴圩、九合圩(今高圩),划归原桐城县第五区管辖;同时,我县鸟落洲划归贵池县。民国年间破罡松元有位名士唐瑞庭作《春游画山赋》,文中有:“太子矶砥柱上流,凤凰洲中分二水;鸟落洲南,龙眠山北”等句,所指“鸟落洲”,即此鸟落洲。

新中国建立后,各江心洲居民,在中共枞阳县委、县人民政府领导下,逐年加固江心洲圩堤,提高了防洪能力,并根据地势于各圩通江口建立电机排灌站以排除内涝,从而保证了广大群众的居住安全和农业生产的丰收。目前,铁铜、长沙、凤仪等洲土地为24400余亩,占全县总耕地面积的3.7%。

圩堤之始

我县沿江一带,原系长江故滩,滨水居民,以渔为生。如江水上涨,即泛滥内湖,淹没田亩;年成不保,百姓无收。时至明朝年间,始挑土筑堤,围滩造田。

明朝永乐元年(1403),石矶头围堤垦荒,名永乐圩,是我县沿江筑堤之始。

嘉靖四十二(1563),桐城知县陈于阶亲往东乡(今汤沟一带),开辟芦洲,圈定建筑圩堤。乡人感德,以其姓名为陈家洲。因之洲民拓荒种植豆、麦、高梁、玉米等,午季、秋季登场后,洲民运粮至汤沟镇旧时河南小街杂粮行交易,曾有“收了陈家洲,富了汤家沟”之说。

天启二年(1622),山乡民,围湖筑堤,时称大成圩。

清朝乾隆元年(1736),筑成大新圩。

道光十九年(1839),城绅张太守借币修筑永镇坝。

道光二十年,乡绅张寅、周如海,筹借银币、围筑天定圩,上起大成圩,下接陈家洲。这使上下40里的农田承受效益。

道光二十五年十一月十九日,知县史炳荣同周如海、章印审捐资修筑丰乐圩。上接天定圩,下抵徽河口。次年三月七日竣工,圩堤全长7759丈3尺5寸,顶宽1丈5尺至2丈,脚宽3丈5尺至5丈,堤身高5尺至1丈1尺。

民国4年(1915),源子港兴建万安闸。民国22年冬,将万安闸拆卸,迁建于王家套,由于诸多困难,屡举屡停;至民国25年建成王家套石闸,后因放水,堤土溃坍8丈,闸亦受损。

民国20年大水,次年春动工兴修自下枞阳以下各大小圩堤,长达一百余华里,夏初完成土方86万余方。

民国25年,永镇坝、高黄、瓜墩等圩进行联圩,命名永墩圩。

民国34年(1945),建成红杨圩。

民国36年4月,普济垦殖社动工兴修内湖防洪堤,后因故受阻,未能完成。

解放前,沿江各大小圩堤均因堤低埂薄,老洲头以下,堤身更小,且断断续续,不能抵御洪水。同时,又以圩口为单位,圩与圩之间水口未堵,江水上涨,倒灌入内,致水患频年。

解放后,各级政府组织群众积极开展农田水利兴修,特别是对长达73.925公里长江大堤建筑进行规划,全面实行防治并举、蓄泄兼筹。一面组织堵口复堤,提高加固;一面根据华东水利规划方案,治理白荡湖与陈瑶湖水域。

由于通过整体规划,治山治水和增强设施、创造条件,为我县发展农业生产,提供了可靠的物质基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