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资料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文史资料
 
旧黄塘﹒新井湖
来源:铜陵日报 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23  点击次数:

       自铜官山北五里,有水一泓,旧称“黄塘”。塘中一堤,曰“黄塘埂”。堤如利刀,划整为零,将此水切为东、南、北三片。堤为界,水为疆,既是原始南北通道,亦为铜凌市、县交汇标志也。

黄塘者,果如其言矣。塘,荒芜似僻壤;水,浑黄如泥浆。偶有小舟踏浪,网开则少见鱼虾。纵使人行堤上,水浊则难映走姿。夕阳蓑草,惟见飞鸿孤影;冷月残荷,犹听晚风独唱。

据传,水底有神奇天井一眼,上通天,下通海,常年喷珠溅玉,涌之不尽,流之不竭耳。奈早年湮于岁月风尘,埋于湖底泥沙之中。不复见久矣。 
   
风,起于青萍之末。改革惊雷至,开放大潮涌。“醒来,铜”振聋发聩,岂能让荒湖昏睡百年?政府牵头,市民助力。洁浊扬清,清淤泥而疏泉眼;脱胎换骨,改旧貌而换新颜。

重建太白书堂,承诗仙之遗风;再造天井高阁,显灵水之神奇。掘浅塘为深湖,引活水为源泉。筑路架桥,映水之虹霓;植竹插柳,裁湖之裙裾。汇广众之资,举全市之力,寒暑往来,历经十余载,大功乃成。

今远眺湖波,晶晶然如明镜初开;近望桥影,洁洁然如皓月重圆。泛舟湖上,浮光耀金,似置身童话之境;漫步柳堤,颤叶抖枝,如观赏歌伎之舞。放眼远岭,山峦为睛雪所洗;俯看石径,花纹为阴雨所磨。
    晨光熹微,白须老者在湖畔练拳;タ阳西下,红衣少女在草地吟诗。水草葳蕤,绿痕浸浪,林鸟啼啭,余音绕粱。
    春到,牡丹园中飞红流翠,赏国色,嗅天香,游人如织;夏至,荷花池中竞秀争艳,观红莲,亲绿荷,爽而忘暑;秋临,五松山上,茂林修竹,摘红叶,恋黄花,乐而忘返;冬降,溢沁园里银妆素裹,松高洁,竹亭立,玉骨冰肌。
     “八大景区”,名不虚传:即有“五松胜游”引君入诗;更有“三千画卷”待君铺展。
    闲日,携三五好友同游天井湖,与湖光山色融为一体,跟花草竹树亲密接触。云淡风轻,物我两忘,拒纷扰于身外,揽愉悦于怀中。仙境乎?人间乎?此情何怡?此乐何极?
    黄塘逝,井湖临。回首昨日,恍如隔世;展望明天,春和景明。新旧对比,感慨万千焉。故诗者歌曰:“抚今追昔说旧章,苍海桑田两茫茫。锦绣美最谁描绘?劳动人民手一双。”(凌世学)(转载自《铜陵日报》)